荒山野林,突然冒出一名绝色美人,大部分男子怕是都会被其吸引住。https://但殷茅却是并未被其勾引,他看到那女子之后,心中反倒是生出了寒意。

  “这他凉的刚避过一灾,眼下又来一劫,我去大爷哟,老子这命咋就这么苦呢?”

  心中一阵暗骂,殷茅也不去管那林中女子以及自己手腕上的伤口,而是脚步一动,轻轻的,尽量不发出声响往山坡上爬,他生怕自己发出的声响让林中女子听见,所以爬得极为小心极为缓慢。

  不多时,殷茅顺着长满青草的斜坡又爬回了小路,随后他将目光盯着树林看了眼,见林中那女子并未前来,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。

  “得亏老子机敏过人,一眼就看出这荒山野岭不会有美人儿,要是刚才莽过去想要强占那女子,此时怕是……”

  想到此处,殷茅心中一阵后怕,眼下他的心中后悔的很,他悔自己为何要追着周青前来。

  若非是如此,他就不会碰上刚才破庙的那具干尸,也不会跑到此处又遇到林中的邪魅。

  干咽了口唾沫,殷茅从小路上爬起,顺着路迈开步子大跑起来,他边跑心中边暗自庆幸,自己今晚虽然是遇到了两桩邪事,可眼下却是均安全的脱身了。

  就在殷茅心中暗自庆幸之际,脚下突然又出现一道无形阻力将他绊倒在地了,这一次被绊倒,他能明显感觉到脚下并无石块。

  因为他在跑动之时,眼睛是盯着自己前方路面的,虽然天上的月色较暗,但是周边二三丈远的路面他还是看得清的。

  “嘻嘻嘻~官人,你这一跤摔的可不轻呀。”

  在殷茅爬起身之际,一名女子的嘻笑声从他的前方飘了过来,他闻声抬头一看,发现一名女子正坐在离自己前方不远处的一根树枝上,脸露笑意的望着自己。

  “完了完了,看来还是被他发现了。”

  看到坐在树枝上的女子,殷茅心中暗呼一声不好,连忙从地下爬了起来。

  这突然出现的女子在他眼中,绝对不是普通人。

  此时的殷茅心中也是害怕的紧,不过他却是不能表露出丝毫的怯意,因为现在转身就逃,那女子很可能会立马就杀了他。

  如若配合着女子演一出戏,这中间可能还有机会逃走,虽然机会非常的渺茫,可他并不想死,能多活一刻是一刻,他只希望能让女子高兴了,放他一马。

  “是啊美人,你看我这手臂上都摔伤了呢。”

  脸上露出一个憨笑,殷茅朝女子靠近了两步,将刚才摔下土坡的那道伤口亮出来给女子看了看。

  “哟,这伤口可不浅呀,官人快过来让妾身给你瞧一瞧。”树上的女子看见殷茅手臂上的伤口后,抬手对着他一招,妖媚的说了句。

  “你凉的,老子就配合着你演吧,到时把你伺假舒服了,你可得放老子一马呀。”

  看了女子一眼,殷茅心中暗叹了一句,但脸上却是堆着笑往女子的身旁走去了。

  来到不高的树枝前,女子伸出手将殷茅一拉,直接他拉到了自己身旁,随后抬起殷茅的手细细的看了看。

  “官人呀,我家里有药呢,你随我回家,我为你抹上药,在帮你把伤口包扎上如何?”

  “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异聊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家有悍妻怎么破只为原作者刘念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刘念白并收藏异聊斋最新章节